家國情懷詹御史

您當前的位置 : 專題專欄       2018-08-21 11:41    來源:閩南日報    編輯:鄭艷梅    
字體:【

漳浦縣綏安鎮將軍公園的詹惠石雕像 

  詹惠(1479-1560),號漳溪,出生于福建省漳州市漳浦縣城綏南詹厝潭社。明弘治十四年(公歷1501年)考中舉人,正德三年(公歷1508年)戊辰榜考中進士。歷任大理寺觀政進士、河南許州通判、廣東順德知縣、南京云南道監察御史,于嘉靖三十九年(公歷1560年)辭世。其一生為官清廉、愛國愛民、為民興利、敦睦鄉鄰,德政良多,被正德皇帝敕封為文林郎。

  代祭南郊,懲腐安邦

  明朝中葉以后,皇室及官僚貴族日益腐敗,國庫日空,國力衰微,積貧積弱。而東北面的倭寇,虎視眈眈,屢屢侵犯海疆;北面的滿族,借助其馬背上的剽悍,使明朝北疆狼煙四起;南面的大理、交趾等國家和邊境部落勢力又日漸強盛,常在邊境肆意挑釁,制造事端。

  當時,有一個云南地方少數民族首領,用武力吞并和脅迫其周邊多個少數民族部落,形成一股藐視朝廷、禍害南疆的反朝廷勢力。為達到割據一方,大權獨攬的目的,此首領公然提出要皇帝親自到云南邊境懲辦腐敗的地方官員,并舉行祭天大典,宣示安民的法規政策,才能安撫部落民眾。

  皇帝與大臣廷議對策,大家擔心是場“鴻門宴”,但為了不顯得朝廷軟弱可欺,便決定欽命南京云南道監察御史詹惠“代祭南郊”。詹惠忠公,體恤國之危難,機智勇敢,再加上他又熟悉云南、廣西及其境外少數民族情況,對云南貪腐官員情況較為了解,是最合適的人選,便毅然應允。詹惠叩恩:“蒙皇上信任和重托,臣愿為安定南疆鞠躬盡瘁。”第三天早朝,詹惠呈上行動方略,對南疆動亂的性質、原因進行了詳細分析,并對前往云南一行的人力、財力、物力都做了詳盡而周全的安排。

  隨后,詹惠調動三省精兵進駐云南,并運用攻心戰術,策反分化部分重要部落首領,使其紛紛倒戈,效忠朝廷,并反過來揭發反朝廷頭領的不齒行徑;云南甚囂塵上制造動亂的態勢,大受挫折,并得以逆轉。祭天儀式宴會當天,意圖反叛的頭領,以喝酒、吃生肉、舞劍的方式,試圖刺殺詹惠,但均未成功,最后被御林軍攻破,反動頭領悉數被擒,押解上京。動亂平息后,詹惠又深入調查地方腐敗官員,對罪證確鑿、民憤極大的地方官員依法嚴懲,使得民心大悅,南疆得以安定。

  解怨結親,胸襟如海

  詹惠任南京云南道監察御史期間,因感念族人之恩,便在老家深土錦江村附近買20多畝地,贈予其堂侄詹允祚,作為生產生活之用。但在詹惠之后不久,與之相鄰的浯江一鄉紳林廷果,也新購置與之毗鄰的一片山地。

  由于賣方虛報山地面積,林廷果購買之處,部分恰好與詹家所購之地重疊,林家遂誤把詹家部分林木砍伐。詹允祚家人上山勸阻,反被林家毆打致傷,雙方告上縣堂。經審判,在查明事實真相之后,知縣當庭判處林廷果,拘押三個月并罰款白銀若干兩。

  當庭判決的火簽一下來,林廷果的三個兒子,自知父親過錯,理應認罪受罰,但畢竟為父如山,竟然當庭紛紛先后下跪,爭著要替父親坐牢。長子林一初表示“事父母竭其力,愿替父親坐牢房受戒”。

  詹惠見狀,深感其子的孝心和品行,請求縣令免除其父刑罰,并愿割讓與林家毗鄰的土地15畝相贈。此種當庭和解,并割地相贈的寬廣胸襟,令縣令以及在場的民眾極為感嘆。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報以贊許的眼光,稱贊詹惠御史“胸襟似海”。

  事了之后,林家感懷至深,兩家經常往來,親如摯友;詹惠更是將千金許配與林家大兒子林一初。嘉靖十九年(1540年),林一初中舉人,在鄉里辦村學、育后輩、做學問,著有《律呂新書》一書。此后,漳浦民間廣泛傳頌這一“冤家變親家”的故事,成為化解鄉鄰糾紛,促進睦鄰友好的典型。

  詹惠這一和睦鄰里的優良家風故事,被當地鄉鎮的紀委挖掘出來,作為傳統文化,加以弘揚。

  治旱有功,石碑留名

  詹惠告老還鄉后,雖在縣城居住,但時刻關心祖居地父老鄉親的疾苦。當他了解到當地農民因經常鬧旱災“十冬三收”而生活貧困,不顧自己年事已高,不但到處查閱老家的相關水文資料,還翻山越嶺,深入調查研究,多方尋找家鄉抗旱保收的良策。

  他查明當地易鬧旱災的原因,是山陡海近,山上植被稀少、巖石裸露、田地水土沖刷、土壤沙質過多、晴天水分易滲透揮發。因而導致“山無涵養水源之植被,坑無集雨蓄水之湖泊”。就如當地一句民諺:“一場中雨鬧洪災,幾天無雨火燒眉”。

  針對如此惡劣的自然條件,有些父老鄉親建議在田底用三合灰土夯實,以達防漏節水的目的。但詹惠認為“為子孫謀幸福,人品重于財富;為農田謀水利,開源重于節流”。于是,他決定用筑陂積水的辦法防備旱災,經與老農一同考察灶山周圍地勢,最后確定在灶山東面坑谷出口處,筑一大蓄水壩,截坑谷之水(當時叫水陂,現在叫山塘或水庫),并在壩下開十幾里長的引水渠,工料全部由詹惠負責。建成后,雨天雨水及山泉積聚陂中,晴天即可引水灌田。

  此外,為涵養泉源,詹惠又邀請灶山周圍數十村的士紳、族長公議灶山封山育林的公約,分片包干養護。幾年后,灶山植被茂密,郁郁蔥蔥,涵蓄泉源的能力大大提高,達到既培源又節流之根本;晴天旱天抗旱能力不斷提升,受益遍及附近示埔、上蔡、浯江、錦江等十幾個村莊,使五百畝以上的易旱田,變為旱澇保收田。他這一善舉,被各姓父老鄉親稱頌,示埔村、西庵村的詹氏族人與許、蔡、林、陳姓等眾鄉鄰均建立世代相承的睦鄰友好關系,并把此陂稱為“御史陂”或“詹厝陂”,陂名石牌刻至今仍保留在深土鎮示埔村老人協會中。

  1965年漳浦縣政府決定依據現在的水利工程建設技術和建材條件,在詹厝陂擴建一個中型水庫,經工程技術人員反復勘察研究,認為原壩址是投資最省、蓄水最多的地點,即就地清基筑成數十米高的花崗巖石砌水庫大壩,可蓄水二百三十多萬立方米,更名為“東平水庫”。為感念先賢修陂之功和維護“詹厝陂”原受益戶的權益,深土鄉政府還對示埔村使用“東平水庫”的水制定了優惠的“保底”協議,即大旱天,水庫底二十萬立方米以下的蓄水要留給示埔村使用。

X
選擇其他平臺 >>
分享到
千斤顶或更好10手怎么玩